• <tr id='01xn'><strong id='01xn'></strong><small id='01xn'></small><button id='01xn'></button><li id='01xn'><noscript id='01xn'><big id='01xn'></big><dt id='01xn'></dt></noscript></li></tr><ol id='01xn'><table id='01xn'><blockquote id='01xn'><tbody id='01xn'></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01xn'></u><kbd id='01xn'><kbd id='01xn'></kbd></kbd>
  • <span id='01xn'></span>

        <acronym id='01xn'><em id='01xn'></em><td id='01xn'><div id='01xn'></div></td></acronym><address id='01xn'><big id='01xn'><big id='01xn'></big><legend id='01xn'></legend></big></address>
      1. <dl id='01xn'></dl>
          <i id='01xn'><div id='01xn'><ins id='01xn'></ins></div></i>

          <i id='01xn'></i>

          <code id='01xn'><strong id='01xn'></strong></code>
          <ins id='01xn'></ins>

          <fieldset id='01xn'></fieldset>

            口香糖的愛情餘味

            • 时间:
            • 浏览:21
            • 来源:韩国三级高清大电影 - 百度_韩国三级韩2020_韩国三级朋友妈妈2020

              A
              丘健拎著花花綠綠不同牌子的口香糖來看我。我一邊翻著一邊笑:"丘健,好像還有幾種牌子的口香糖你沒有買喲。"丘健急得冒汗:"可能,可能市場斷貨,過幾天來貨瞭,我一定補全。"他越是認真,我的玩興越大,我看著他,口氣堅定地說:"不可能,我昨天還看見來著。"丘健:"我……我把所有的大商場都跑遍瞭,真的沒有其它牌子的口香糖瞭。"
              一句話,玩興就沒瞭。男人要麼反應快些,要麼嘴就甜些,讓女人心甘情願地受騙,像丘健這樣事事都來認真的,不是不好,但怎麼玩呢?我把口香糖收瞭起來,對丘健說:"謝謝,謝謝,謝謝。"而後,看住丘健再不說話。丘健也知趣,慌慌起身告辭。
              丘健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介紹來的。我做平面設計,丘健自己開瞭一傢小公司,申請瞭一個網址,需要有人來設計網頁。網頁那樣的活兒對我來說小菜一碟,但我太忙,忙著戀愛,忙著失戀,又因中間隔瞭幾層關系,當下就脆生生給拒絕瞭。沒想到丘健親自找來,說見過我的作品,很欣賞什麼的,非請我做不可。我這人戀愛不穩固的時候,毛病就特多,腦子轉瞭轉,我就對丘健說:"行,完成之後,酬金另加本市各種品牌的口香糖。"原本是想惡心一下丘健,讓他甩袖子走人,沒想到他竟笑瞭:"小事情。"
              其實我對口香糖的品種知之不多,嚼口香糖的這個毛病也是在識得丘健之前剛剛養成的。是的,那時的我剛剛失戀,情緒不穩,實在無聊就整天坐在辦公室裡,嚼口香糖,吹小泡泡。
              誰讓這是我的初戀呢?誰讓這是我的第一次失戀呢?我是真的不知道該用什麼辦法來解決心底隱隱不去的痛。更何況,口香糖嚼在嘴裡的滋味就像是戀愛中的感覺,甜甜的;而泡泡吹出在嘴邊,那樣一種緊緊相貼的親近,像極瞭吻,特別是像極瞭偉的吻,綿綿纏繞;而後,時間到瞭,"砰"的一聲碎去,癱軟如無力的愛情。
              B
              就在丘健來找我的前一天,我質問偉為什麼要和我分手?為什麼要去愛一個各方面都不如我的女孩子?餘宏偉倒也幹脆,他說:"因為那個女孩肯和我上床。"我說:"不就是上床嘛,我也會呀。"餘宏偉走近我:"真的?"我擦一把眼淚:"還會是假的不成?"偉抱住我:"那為什麼你隻同意我吻你?"說著,他俯下頭。我扭頭躲過,溜出偉的懷抱,說:"你知道嗎?你的吻就像我小時候吹的泡泡糖,很好玩的。"偉再次逼近:"那就再來一次。"我抓起沙發上的靠墊隔住他的身體:"我不是不上床的,我一直都想找一個男人上床。但是,那個人,絕不是你。"偉生氣的樣子很好笑,看著看著我就真的笑瞭起來。為什麼不笑呢?原本是他甩瞭我,現在好瞭,我不費絲毫力氣就扳回瞭局面,說出去,也是我甩他。哼!
              看著偉氣急敗壞摔門而去的背影,我還是撲到床上大哭瞭一場。什麼上床不上床?那也許是他戀一個女子的原因,但說到底,他隻是戀,不是愛。任何一個女子的唇,女子的身體都是他戀的。他所愛的,隻有他自己。
              而我,卻一廂情願地賦予這場初戀那麼多聖潔的光環。
              不就是玩嗎?誰不會呢?偉可以趁年少輕狂多愛些自己,多玩些時候,我為什麼不可以?我有大把的青春在握,完全可以任性地去揮霍男子的感情,隻有偉那種笨蛋才會想通過身體來實現戀愛的全過程。
              當下,我就應承一位阿姨去相親。
              C
              相親的這個男人,個子很高,很英俊,聽說是從英國留學回來的。偉哪趕得上這檔次?英國可是盛產紳士的地方,見面不到兩分鐘,我就乖乖地吐掉瞭嘴裡的口香糖。
              我發誓,一定要把這帥哥弄到手。他可是男人中的極品。
              我在心裡笑瞭個瘋,當下就連哼五聲,讓偉去死吧。
              一切進展順利,雖發現自己應付男人的本領太欠缺,但還好,第一次見面,也不用過什麼招式,大傢都是在探虛實,老老實實回答問題就好瞭。
              可偏有不識趣的,丘健在我和帥哥相談正歡的時候打來電話,問我在哪,說要給我送口香糖。對這種沒完沒瞭的人,我也不想客氣,直接告訴他我在相親。
              他猶豫瞭一會兒,才識相地說:"那你先忙。"
              我當然忙,忙著讓帥哥步行送我。步行是很好的運動,可以光明正大地延長約會的時間。恨隻恨當初定地點的時候,我這個懶人選瞭離我住地隻有兩站路的地方。好像隻拋瞭一個媚眼,隻說瞭一句軟綿綿的話,住地就到瞭。再沒借口纏在一起,客客氣氣地告別,不情不願地往回走。
              才轉瞭個彎,就被人從身後拍瞭一下。大叫著回頭,卻原來是丘健。我嘆口氣:"唉,看在我相親成功的份上,就不計較你的偷襲瞭。"態度太好瞭,丘健竟有些不適,看著我一個勁兒地:"我,嗯,你……"我的耐性出奇地好:"怎樣呢?"我是故意逗丘健的,看他緊張的樣子,肯定一直跟蹤來著。丘健總算恢復常態:"我一個朋友看瞭你的設計,很欣賞,想請你為他們再設計一個不同風格的。"
              我在心裡暗笑,難怪肯買口香糖給我,不過是又找我做事罷瞭。突然間有些生氣,但一想到相親男友的帥氣與修養,我立刻微笑浮面:"小事情,但有一個前提,要我戀愛成功才行。"丘健睜大眼睛。我拍醒他:"所以,您老人傢連同你的朋友,天天保佑我戀愛上上簽吧。"丘健這一次反應很快:"是天天上香那種嗎?"他的認真總是能挑起我的玩興,我搖頭,靠近他很神秘地說:"不是,隻要你把男人的缺點一一告訴我,再一一幫我找到解決的辦法,就一切OK."丘健:"當我是口香糖?"這回是我不明白瞭:"什麼口香糖?"丘健:"上一個男人與下一個男人之間的口香糖。"我還是不明白:"什麼上一個男人與下一個男人?"
              我敢打賭,你和我一樣,都是頭一次聽到如此精辟的理論。丘健說:"口香糖是個好東西,它可以消滅你上一次吃獵物時留下的酸甜苦辣,又能讓你在下一個獵物入口之前假裝什麼都不曾發生。"
              我不是一個聰明的女子,但丘健的意思我懂瞭。
              在我懂之前,丘健走瞭,走掉時還不忘把一小袋包裝精美的口香糖放到我的手裡。
              D
              我想瞭又想,終於讓我找到瞭對付丘健的辦法。
              我請丘健吃飯,乖乖應承下他朋友的工作,沒有外加口香糖。丘健很高興,坐在那裡大口猛吃起來。在他吃得最起勁時,我看著他說:"任何一個男子都是口香糖。"丘健停住嘴,抬頭看著我。我托著下巴,很認真地說:"任何一個男子在接近女子的時候,都希望把上一個男子留下來的氣息除掉,同時,留下甜膩作為占有之證。"在丘健還沒完全明白之前,我又說:"但你不是口香糖,因為你不懂得戀愛遊戲。"丘健不服:"舉個例子。"我張口就來:"比如說,口香糖和男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第一步都是占據女人的嘴。"說這話的時候,我看著丘健。丘健的臉忽然紅瞭。我得意起來,步步緊逼:"而你不懂這個遊戲,所以,你連口香糖都做不成。"
              丘健忽然笑瞭,慢條斯理地說:"好瞭,別再虛張聲勢瞭。你根本就做不成遊戲人生的女子。你的骨子裡有太多傳統的東西。"我不服:"舉個例子。"丘健看著我:"比如,你嚼口香糖的時候,從來都不弄出聲,嚼過後,也不亂吐,吐到紙裡包起後又不亂扔。又比如,你吃飯時,絕對的淑女模樣,小口小口地吃,不出聲音,也不張大嘴巴嚼。還比如,你說喜歡口香糖,看似刁鉆,實則不過是想讓我見難而退。這些細節,就足以說明你隻是一個貪玩的孩子,或者說是不肯長大的孩子。"
              我撇嘴:"開玩笑,哪個女人肯長大?哪個女人不是活到80歲還希望有人把自己抱在懷裡當個寶?"丘健當下就把剛喝到嘴裡的茶水悉數噴瞭出來。我拍桌子:"怎麼,知道瞭天大的秘密也不用這樣激動啊!"丘健手忙腳亂地擦凈嘴巴,湊近我輕聲說:"幹脆,作為回報,我也告訴你一個天大的秘密,那就是: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想成為強盜,劫富濟貧頂天立地說一不二又有美貌女子陪伴的強盜。"這回輪到我噴水瞭。還來不及擦嘴,丘健已經把我擁入懷中瞭。沒有時間思考,沒有任何心理的準備,丘健就這樣來瞭,且來勢洶洶。
              用武俠小說的專用詞語來形容就是:他,勢如破竹;我,潰不成軍。
              丘健半擁著我,看定我不說話。我慌亂得要命,想著我當初為什麼要定這麼一個安靜的小單間呢?我看著他,沒頭沒腦地說:"啊,我知道瞭,你剛才那口茶是故意噴出來的,你是在漱口,你是有預謀的,你還讓我也噴……不,是讓我也漱口。跟你說,我就是不漱口,口氣也一樣清新。"
              丘健終於放棄。他坐回原座,埋頭吃飯。
              E
              相親男打來電話的時候,丘健正陪著我逛街。相親男說他就要回英國瞭,讓我好好考慮一下,若我同意,他下次回國就帶我走。我看著丘健說:"好呀,好呀,我剛好和公司還有一年左右的合同,到時候,一切再從長計議。"
              放下電話,丘健說:"你就不要給自己留後路瞭,我不會給相親男任何機會。這輩子,你是我的,80歲也還是我的。"
              唉,這個男人總能看穿我的小心思。也好,我原本就隻是想做一個男人的寵物,可惜一直都沒碰到能收瞭我的人。這一回,總算他情我願,至少口香糖不用自己買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