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itptu'></ins>

  1. <acronym id='itptu'><em id='itptu'></em><td id='itptu'><div id='itptu'></div></td></acronym><address id='itptu'><big id='itptu'><big id='itptu'></big><legend id='itptu'></legend></big></address>
  2. <tr id='itptu'><strong id='itptu'></strong><small id='itptu'></small><button id='itptu'></button><li id='itptu'><noscript id='itptu'><big id='itptu'></big><dt id='itptu'></dt></noscript></li></tr><ol id='itptu'><table id='itptu'><blockquote id='itptu'><tbody id='itpt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itptu'></u><kbd id='itptu'><kbd id='itptu'></kbd></kbd>
    <i id='itptu'><div id='itptu'><ins id='itptu'></ins></div></i>

    <i id='itptu'></i>
      <span id='itptu'></span><fieldset id='itptu'></fieldset>

      <code id='itptu'><strong id='itptu'></strong></code>

        <dl id='itptu'></dl>

          鬧世

          • 时间:
          • 浏览:18
          • 来源:韩国三级高清大电影 - 百度_韩国三级韩2020_韩国三级朋友妈妈2020

            我們不應該因過往而責怪自己,如果真要解釋或許是我們的一念之差……
            讓人驚魂未定的高考終於在這個炎熱的夏季悄無聲息結束瞭,莫桑的心也總算放瞭下來。清晨起來抱著小熊在院子裡時而呆坐,時而繞椅而行,抬頭望向湛藍的天空。順聲耳聞,陣陣的楊樹葉相互拍打的沙沙聲,閉目感覺著一人的時刻將頭深深埋進熊中沉思著什麼……
            嗡嗡……手機將莫桑扯出瞭沉沉的思考中,他抬頭的一瞬間有不為人知得的一滴晨露落下。
            抓住手機隻聽那頭一串銅鈴聲傳來;"姑姑考的怎麼樣啊?"
            "感覺還不錯呢!"這頭平靜的回答道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我們都可想你瞭!"莫古可人的問道,
            "領完通知就回傢不說瞭,我還有事。"
            "嗯!"莫桑匆忙的掛瞭電話對於父母從來不管莫桑的學習也就是逢年過節問問,工作忙,忙得連高考都不可以回來陪考。
            "我來問。"莫熙一把搶過電話。"姐你可真肉。"隻聽電話裡嘟嘟……"有沒有搞錯,掛這麼快幹嘛?!"莫熙不爽的叫到。
            嗡嗡……又是一陣手機響"hello是莫桑嗎?猜猜我是誰?
            "嗯!張霙有事啊?你猜出來瞭?!"
            "白癡,有來電顯示。"一季爆栗。
            "額!是哦!呵呵……放假瞭我們是不是該見一面呢?把楊舍琪叫來玩唄!他的口氣不允許我決絕。
            "霙,我……好吧!下次再叫她。老地方見,baybay."
            坐在車上看著窗外一掃而過的風景,莫桑的心裡忐忑不安,大概有三年瞭吧。沒有回到那個地方。唉!真不想回去呢!
            才到站隔窗就看見瞭張霙那笑的燦爛的想叫人捏一把的臉。"我在這兒,他一邊招手一邊狂叫。"
            "拜托!我又沒在山的那一頭。淑女形象?"我極不情願的叫到
            "你那個朋友是淑女,再說我們都4年沒見瞭,看見你興奮不行啊!"事兒剽悍,事兒撒嬌的她,還真叫人消受不起。哎……"我怕你這麼就都沒回來迷路。"
            "被你打敗瞭。你不是也在外面上高中幾年沒回來?你以為我是路癡啊!我又不是歐陽燦。"
            "你說什麼?"
            "哦,沒,走啦!"
            剎那間,她拽起我的手就跑,跑瞭很久,突然一個大剎車,我一個重心不穩,頭一傾,眼睛一閉,準備和大地來一個親密擁抱。可我卻沒有感覺到痛,一個眼睛偷偷睜開,看見瞭一個陽光帥氣的男生,一張熟悉而陌生的臉。
            隻見一邊的張霙手舞足蹈叫著;"你……太棒瞭!站起來的莫桑卻不知所措回頭,看見盛夏裡的槐花以及那金色粲然的四個大字‘雲-城-高-中。’
            "霙。……"她發出甚是微弱顫抖的呻吟,再看看眼前的人,眼裡釋放出的驚慌。本以為再也不會看見他瞭。可……她逃瞭,像逃脫宿命一樣。她身後的少年一臉氤氳。
            "莫桑,你跑什麼?謝謝啊!"隨即追去。她們都沒聽見那一句"沒什麼!這是我欠她的……"
            不知跑瞭多久,跑到瞭泡吧。推開門一股冷氣襲骨而來她不禁打瞭一個寒顫。
            "老爹,來一杯冰鎮啤酒。"
            "莫桑,好久不見。"剛剛攆到的霙聽見瞭兩人的對話。
            "莫桑,你幹嘛?"
            "剛才好熱降溫啦!"陰轉晴的說道;"你喝什麼?我請客!"
            "切!好啦!老爹一杯涼果汁。"
            "老位子嗎?"
            "您還記得!不瞭。"隨即走到瞭一個靠窗的位子。
            "莫桑,我……你是不是不爽?"沉默……
            "莫桑,酒和飲料。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服務生打破瞭這寧靜,莫桑一口一口喝著冰涼的啤酒,眼睛一直看著外面。沒有聽清他的話。"莫桑。"
            "嗯!怎麼瞭小虎,我剛在想事。"莫桑一臉不解的問道。
            "小虎送餐。"老爹叫道
            "知道瞭"小虎極不情願的叫到,"謝謝你還記得我。不要自己不開心的事!"
            "你和這兒的人還挺熟的嘛,看來你以前總來啊!回答我是不是?"張霙嚴厲的問道。
            這激怒瞭她,她拍案而起,"是啊!明明知道我不想回去。"莫桑歇斯底裡的叫到。
            "因為我心疼你,不要看你再逃瞭,告訴我你的苦好嗎?"極力的質問和反駁讓莫桑無力招架,每一句話都戳到瞭她本以千瘡帶孔的心小虎剛要上前卻發現老爹已到瞭他們身旁。"她還是那麼找人憐愛,不用我瞭。"小虎低語道。
            "小朋友,有話好好講,人生你們還沒懂啊!正所謂一卷山水一卷秀,一回人生一回鬧!"她重重的坐倒在椅子上,低頭不語。隻是偶爾可以聽見微弱的抽泣聲,張霙跪坐在莫桑腳下,撥開他那濃密的長發,發現莫桑緊緊的咬著下唇,既有咬咬破的趨勢,強忍著眼淚。
            "莫桑,對不起,你要哭就哭出來吧!不要再忍瞭。"張霙也哽咽瞭。
            哇……
            窗外的行人對內張望隻知他們在促膝相擁,卻不知道在幹嘛?窗內的人知道他們在爭吵,卻不知他們為何如此?其實我們都是局外人,真正瞭解的或許隻有她和那個在窗外已久的人。
            7月的天氣還真是夠悶的,莫桑依舊抱熊在院子裡聽她最愛的楊樹聲,那麼久沒有哭瞭。可……或許這就是命運吧!命運就是這樣欠下的債就要還,還瞭,緣分也就盡瞭。大概莫桑還沒還清著債吧!離開那個感情硝煙彌漫的都市,回歸清靜,肆意流淌淚水。這些楓媽隻有看在眼裡。
            "小桑,回屋吧!外面熱!"楓媽眼裡的關懷。
            "哦!我這就回去。"沒精打采的,就像一具行屍一樣走進屋裡。
            鈴鈴……
            楓媽笑笑盈盈得來開門,"小霙,你怎麼這時候來瞭?吃放瞭嗎?"
            "楓媽,我吃飯瞭,我找莫桑有點事。她在吧?"
            "在啊!快進屋說話,這都快10點瞭當然在瞭,你去樓上找她吧!"
            "唉!那我去瞭。我今晚陪她睡。"
            霙屁顛屁顛的要上樓,卻被楓媽叫住瞭,"小霙……我想你也很瞭解小桑這孩子吧,原來的她和你性格是差不多的,你是知道的,可現在的她不再像你一樣開朗瞭,變瞭很多,我也沒敢問是怎麼回事,我想你可以做到!"
            "呵呵……知道瞭,包在我身上。"轉身想起楓媽語重心長的話語不禁遲疑瞭。
            鐺鐺……
            "楓媽,我不餓,你去睡吧!"
            "呵!怎麼連飯都不吃瞭,還在生我氣啊!"霙打趣的說道,桑回眸眼裡的淚花盡顯無疑。"怎瞭?"
            "沒!"立即就擦瞭那淚,霙一手搶掉桑懷裡的熊,抱在懷裡下巴卻濕瞭。"你真有才,用淚給熊洗澡啊。"桑左轉看向窗外那一輪殘月。"哎!你怎麼不問我為啥來啊?"
            "白天的事唄!"
            "還沒死啊!你沒有要和我說的。"她隻看窗外許久……"桑,再過幾天我就要離開瞭。出國留學。唉!還不知道啥時回來呢!你嘞?"
            "怎麼這麼突然?"莫桑驚恐。
            "沒有。我早就想好瞭,想換一個環境生活。"淡然。
            "也好,我也會,我想我會成為一個商人,讀財經大學。"
            "你確定你可以讀的很安心,我覺得有些事還是給自己一個交代。"霙認真的說。(她認真還是蠻少見的)
            沉默……
            不堪提及的往事,兩年前的心酸……
            "想告訴我時候,再叫醒我。"無奈閉上雙眼,躺在床上。
            "霙,你真想知道?"莫桑切切諾諾的問道。
            "告訴我,你這4年怎麼就像變瞭一個認識似的?"張開眼睛,看著我。
            四年前,我上高一,那個年齡段的小孩是感情最豐富的時候,所以在這時出一些事是正常的,可不正常的是我有些慘。那是你們都離開瞭,而我和楊舍琪留瞭下來,雖然我們不是同班,可畢竟有3年的感情,還有一個人-熊飛也在,怎麼說也是同學所以關系還過得去。開學許久瞭,某一天我接到瞭熊飛的一條短信‘如果有一個我喜歡的女孩我該怎麼和她說’。我那時就隻是覺得無聊,沒當回事就沒回他,後來好像也沒收到他的信息,每次見瞭我也不和我說話,我也沒當回一事,過瞭不知多久,就有收到他的一條信息‘到廣場有事找你’,我赴約瞭。記得那天白天才下過雨,夏日的夜晚被雨水沖洗得格外幹凈,月光也格外的皎潔,倒映在地上的水坑裡就像一面銀鏡。那一刻我隻顧得欣賞美景東瞧瞧西望望,偶爾也會用腳踏兩下水看著誰肯水花四濺波光粼粼的心裡美滋滋的一點也沒在意他。他的一句‘莫桑’我總覺得他今天好像怪怪的,好像在怕些什麼,一向不茍言笑的他今天怎麼會這樣?
            "嗯!"我不解的回過頭差點忘瞭叫我來幹嘛:"你今天怎麼肉不啦嘰的。"
            熊飛鼓起勇氣,抬起頭:"你知道嗎?我……"
            "啊…!"莫桑突然大叫"難道難道難道你要和我借錢是嗎?嗯…沒反應,借卡。借車……"
            "我借你……"突然的聲音打斷瞭莫桑的話,莫桑身子振瞭一下。"我喜歡你,請你接受。"
            莫桑呆呆的站在那,腦子一片空白。那一刻時間仿佛停瞭下來。當熊飛的手觸碰到莫桑的時,莫桑就像發瞭瘋似的,甩開瞭熊飛的手,撒腿就跑。
            熊飛微笑著"莫桑,你回傢的方向在這邊,你跑錯方向啦。"
            莫桑停住腳步,看瞭看周圍,心想:可不是,真跑錯瞭方向。該死的熊飛,都是他害的。那也不能回頭,繼續往前跑。
            "喂…莫桑,明天給我答復。"聲音回蕩在天空。
            ……
            "你呀!真的能想象到一個感情方面白癡的窘樣。"張霙若有所思的摸著下巴,看著莫桑的表情:"唉!世界的悲哀,我看你有該會恢復本性瞭。女人啊,變的真快。"
            "你敢說我。"莫桑舉起小拳頭向張霙打去。
            "停…好瞭,我……我不說你瞭。好癢,好癢……"
            帶著不安來到學校。為瞭躲開他,莫桑一路上低著頭想著該怎麼跟他說。突然一隻手從背後拉住瞭她,莫桑知道,是他。
            "你想好沒。"那充滿磁性的聲音,再次在我耳邊響起,
            "對不起,我已經借給別人瞭。"熊飛拉我的手松開瞭,身體微微一振。
            樓梯口的邂逅,莫桑跟耗子見到貓似的,以驚人的速度跑到班裡,上瞭一上午的課。那件事情早被莫桑肚子裡的饞蟲吃完瞭,放學就一溜煙兒跑到食堂大吃特吃瞭一頓!嗯,香啊!突然感覺背後有股涼氣,一雙冰冷的眼睛註視著莫桑。莫桑回過頭,一臉傻笑的沖他招招手,然後……你知道嘍!唉,有時候覺得生活蠻奇怪地,不喜歡什麼它就來什麼。
            學期也過瞭一半瞭,莫桑就很少看見熊飛。莫桑心也算放瞭下來,又開始自己無警備的高中生活。莫桑的生活剛剛平靜瞭不到兩個星期,又一件讓人心碎的事發生瞭。
            "霙,或許你心裡有疑問,我為什麼不叫舍琪來,因為我們已經永遠劃清瞭朋友的界限。我怎麼也忘不瞭那天和那一封信,兩個好姐妹為瞭一個男生搞成這樣,確實挺可笑的。別誤會,我可不喜歡那種沒品又羅嗦的男生。他叫曹築是分班和我們分到一起的,不知怎麼的我就是不爽他,說話。行為都超裝的,後來幹脆就和他對著幹。我。楊舍琪。李露三個同位,她們上課沒事就瞎掰,那個傢夥超討厭的。下課就沒完沒瞭的說李露,都給人說哭瞭,我就氣不過,有沒有聽過一個巴掌拍不響。我就替李露抱不平,跟他吵瞭起來。你知道嗎?楊舍琪居然幫那個男生兇我。第一次她這樣對我,還是為瞭一個男生。"
            "拜托,誰叫你愛管閑事的啊?"霙無奈的說。
            "本來就是那個男生的不對。"莫桑憤憤不平地。
            "笨蛋!早就說過你倆不合拍,現在知道瞭吧。其實分瞭也好,免得以後麻煩,你的毛病要改。"霙一臉的教育。
            "是呀!後來才明白,人傢是倆口子,幾年的友誼算個屁呀!"莫桑一臉地氣憤。"隻有當事情真正發生瞭我們才會明白其中的道理,很瞎,本以為分到一塊兒我們的友誼會更近,這麼快就到瞭盡頭。有與我結識的夥伴,我們雖然相距很遠,但感情卻越來越深,而近在咫尺卻遠在天涯,沒瞭卻什麼都不能做,任它消失在地平線上,選擇放手給自己一條活路,常會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是不是上帝考驗我的樂觀度。以前不管怎樣我都會樂觀的面對,以為'天將降大任於事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不能,所以動心忍性。'"莫桑一臉向往地表情道:"但卡瑟的出現讓我改變這一看法,他人長的不是很帥,不是很強悍。屬於漫畫或言情小說中女生一看便會驚叫的那種。身上似乎散發著柔和的白光,他是屬於陽光類型的男生。看見他如向日葵花般燦爛的笑容,總給我一種向上的生命力。"
            "莫桑,以你現在這般陶醉的神情,我看你至今難忘呢?傻子!"那是心酸的責罵聲。
            "他和歐陽燦一班。"
            "歐陽燦?"霙一聲怪叫。
            "歐陽燦是我的舍友兼失去她以後的戰友,我還以為我不會在想認識這裡的人瞭,她應該是我的救星,人不僅長的漂亮而且聰明,不過就是有點路癡,很好玩的。走過好幾遍的路都會不記得,而且她是我的通風報信員哦!每天幫我帶消息,慢慢地我三個熟瞭,成瞭好朋友,我也趁這個機會給他發信息,說瞭我的心裡話。他什麼也沒說隻是約我出來,他忍瞭很久,給我答案,但答案卻不如我所想的那樣,更出乎我的意料。"
            莫桑的心揪在瞭一起,問道:"那我有榮幸知道她是誰嗎?"
            卡瑟遲疑瞭很久:"歐陽燦。"
            這個名字在莫桑腦海中整整回蕩瞭幾分鐘。
            "哈……我早該猜到瞭。燦燦很好,起碼比瘋丫頭好。還好我不是認真的。"莫桑的此時心裡難過,但是內心告訴自己一定要堅強,但是不爭氣的淚珠在眼睛裡打轉。"氣憤好怪啊,我給你講個笑話吧。有一個神經病,從醫院跑出來,而且手裡還拿瞭一把槍哦!他很喜歡問人問題,順手就抓瞭一個過路人問道:一加一等於幾?快回答要不然就斃瞭你。那人遲疑瞭好久才說,等於二。沒想到神經病一槍就把他斃瞭,最後冷冷地扔下瞭一句話:你知道的太多瞭!哈……好不好笑!"
            "一點都不好笑。"卡瑟伸手相幫我拭去眼角的淚花,一把被莫桑拍掉。
            莫桑說是剛才笑的太使勁瞭,回過頭哽咽地說道:"太晚瞭,我先回傢瞭。"
            皓月當空,漆黑的夜晚莫桑獨自一人走在回傢的路上,涼風拂過莫桑的臉頰,一絲絲涼意湧上心頭。路燈下那微弱的燈光倒映在路上猶如莫桑現在的心情。
            寂寞?孤單?淒涼?
            莫桑的心就像秋天凋落的樹葉,隨著風移動,沒有方向,沒有歸宿,也找不到一點生命的跡象。
            回到傢門口,卻看見數月不見的熊飛,他有些瘦瞭。
            熊飛邁著腳步來到莫桑跟前:"莫桑,你眼睛怎麼紅瞭!"
            莫桑沉默著……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你也嘗到瞭被拒絕的滋味,不爽吧?"熊飛微笑著說。
            "哼,你是來諷刺我的。如果是,你已經做到瞭。我也被據拒絕瞭,你滿意瞭吧。"莫桑歇斯底裡地吼著。
            "滿意。"熊飛斬釘截鐵地說。
            "滾。"莫桑一把推開熊飛,奪門而入。跑到自己的房間,爬在床上抽泣著。
            "小桑,是你回來瞭嗎?吃飯沒?"楓媽從房間走出來。
            "楓媽,是我。不用瞭,我要休息瞭。明早不用叫我起床。"莫桑整理瞭一下自己的情緒,走到窗前。看著窗外漫天的繁星。莫桑無聲的嘆息,又是一個夜晚。仰望天空一顆兩顆三顆……人總是怕寂寞,莫桑也不列外。一個人的夜晚,一個人的天空。
            有些人
            你以為可以見面的……
            有些事
            你以為可以繼續的……
            但也許就在你轉身的一剎那
            有些人
            你就再也看不到瞭……
            當月亮升起
            既而又落下的時候
            一切都變瞭……
            也許
            就再也回不去瞭……
            所以
            學會珍惜……
            無盡的黑夜鋪天蓋地而來,莫桑的生活這才開始像鬧世一樣繁華一發不可收拾。曾經有位老師跟我講,人要要懂得學會放棄。
            "所以你選擇瞭逃避。"
            "錯,是放棄……"
            沒有世俗的污染與悲傷,隻有我獨自快樂的綻放。